新闻中心
首页 > 新闻中心 > 企业新闻 >

UPS电源冗余度多少为最好?

阅览:次       发布时间:2014-05-05
  UPS的基本作用是为负载提供高质量、不间断的电力输出。但遗憾的是作为一种电子设备,UPS本身没有容错能力。传统在线式UPS系统虽然实现了蓄能供电及旁路转换过程的不间断供电,但随着电力需求标准的提高,用户渴望得到更为安全的UPS系统,甚至希望电源系统在故障、维护和维修过程中,负载仍能够得到UPS的全天候保护。

  最初,用户通常选择串连热备份的冗余方式,从技术上要求比较低,参与串联的可以是普通单机,这种方案的缺点是设备老化程度不同、冗余度高(≥100%),系统转换可靠度低,不能扩容。随后逐渐出现了1+1并联方案,这种冗余方案以100%设备冗余为代价,使系统拥有了一次容错能力;与单机及串连系统相比,可靠度得到了提高,但系统效率低下(不超过75%)。N+1多机并联技术的出现使系统冗余度第一次降到了100%以下,并有能力构成容错性超过一次的N+X系统。影响多机并联发展的因素主要是能够参与并机的UPS容量普遍偏大、价格较高,不太适合100KVA以下的中功率用户使用。功率单元容量适中是模块系统的突出特点,这使得容量不足100KVA的用户也有了享受N+1甚至N+X级别安全保护的机会。

  模块化系统在功率器件技术和制造工艺方面继承了UPS技术发展的成果;在系统架构方面,其以多机并联为基础,不仅实现了系统单元的热插拔,而且更好地处理了系统单元独立运作、相互协作和平稳转换的关系。传统多机并联,因参与并联UPS功率较大,成本较高,故很难应用于中功率段用户。由于模块功率适当,不仅使N+1或N+X解决方案对中功率段用户有了现实意义,而且统计数据表明,与传统多机并联不同,多数用户在实际使用当中,处于N+X级别的保护之下。N+X并联冗余模式构成当今最为可靠的供电解决方案,模块方案使N+X安全模式得以普遍应用。
  • 深圳市山特不间断电源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 © 2017。 保留一切权利。
  • 联系我们  |  
  • 网站地图  |  
 
  • 主页
  • 香港六彩一肖中特
  • 平码绝密公式规律
  • 扬红公式规律论坛
  • 主页 > 香港六彩一肖中特 >

    悠‖那年那月那点事

      发布时间:2017-12-11 04:56

      那年我20岁,考进了师范学校。对于经过高考的学子来说,大家多少都带有点不屑,因为那年月“臭老九”的地位着实令人唏嘘。

      八十年代初,中国农民也才刚刚解决了温饱问题,包括我们这些个刚吃上“国家粮的”,肚子里油水还是太少了。每逢上午最后一节课,肚子里“咕咕叫”,那响声分明在“”。下课铃一响,就禁不住地边盘算起午饭的菜肴来了。但我因为是女生,往往会藏起心思,装作矜持。

      我们刚进学校那会,学校是没有餐厅的,工人师傅把饭菜挑到班级门口,我们就在课桌上就餐。早晚是稀饭,中午是一盒饭加一个菜,大部分时间是菜、汤合一。

      每次打饭,大家都围成一圈,打多打少,全凭值日生的手感。风水轮流转,明天你我他。值日生都这么做,人人心里有数,没人说出来。我们班女生少,每次打粥都在最后,一律都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模样,侧着身子递过钵子,装着一脸的矜持,但眼睛还是瞄着饭桶的。

      说来奇怪,值日的男生大都偏爱女生,女生的粥似乎又多又厚。也有几个聪明的男生,故意在女生后面去打粥,往往剩下的都归他们。哈哈,回想一下,真的,现在,当年的那几个“聪明”男生,都很有出息。

      中午分菜多数是女生的事,大家把钵子放在菜桶周围,一一分盛到各人的钵子里面,有时难免不均匀,男生也不太计较。一天轮到我分菜,快要分完了,一男生才匆匆赶来,可能是因为有什么事情,心情不好,非常生气地大声对我说:“怎么这么快,我就没有了?”看他那恼怒的模样,我也很生气,拿起我自己的那份,一股脑儿全倒进他的钵子里,转身离开,留下他一脸尴尬……(想想当年我也是很坏的。笑!)

      有一段时间学校里天天吃大卷子,一天三顿菜汤加大卷子,好多同学都吃得嘴唇开裂,鼻孔流血。我们大家都不能适应这种北方人的生活。整天听见怨声载道的声音。我心里也很烦,那时候我家里条件还不错,我的口袋里有些钱,我经常一个人偷偷跑出校门去打牙祭。现在想想也是很可笑的,我一个女孩子,根本不好意思去坐小饭店,常常买一些东西去宿舍吃,多数是买一些熏烧的肉类。每回老板用“马粪纸”(一种包食品的纸)一包,我做贼似地拿起就走,到宿舍躲在蚊帐里吃。常常是大三口小三口就吃完了,真的有“猪八戒吃人参果”的感觉。生怕有同学发现,一是让同学看见给不给人家吃?二是根本舍不得。

      现在我也很喜欢吃熏烧的肉,但怎么也找不到当年的那种“滋味”。我有时候跟我儿子讲当年熏烧肉如何的好吃,我儿子总认为我说的有点夸张。是啊,儿子这一辈人永远是无法理解我们当时的心境的。后来我才慢慢的懂得当年乾隆皇帝为什么吃腻宫廷里的山珍海味而偏偏怀念“麦仁豆豆饭”?不一样是当时当地的那种滋味,那种感觉。现在我也是再也找不到那种感觉了,其实我知道,我不是在寻找那种滋味,我是在咀嚼我那逝去的学生时代的鎏金岁月。

      那年那月,我们的精神生活是很乏味的,男生宿舍的话题永远是女同学的那点事。我那时候是大家议论的重点。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为我的“被恋爱”而愤愤不平,现在同学小聚这还是同学们热情不减的话题。

      我一进学校,就被任命为委。在师范学校,委干部不大,事情还是比较多的:要负责每天去传达室拿报刊杂志,收发各科作业,协调各科老师布置的任务,组织参加学校的各种活动。当时学校有三项活动同时进行的,一是普通话培训,每天都要联系朗读很多东西;二是学校的文艺汇演,要求我们班出两个节目;三是广播赛。我是普通话培训组长,天天忙,不时要去抄写培训的内容(那时候大多数都是手写)。文艺节目我在班级布置了也没人搭理,只有我自己上阵,每天下午和文娱班委彭同学一起抬着脚踏风琴去练歌,结果被传出了委和文娱班委天天谈情(由“抬琴”传成了“谈情”)的“佳话”。

      当时两个文艺节目是体育班委的独唱以及我和他的男女声二重唱。再加上经常练广播操,我和体育班委李同学走得近了一些。这下触动了大家的神经,有“小声的议论”变成了“大声的喧哗”。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是周末,不要求上自习,我就晚一点去教室。当我走到教室走廊时,只见教室里热火朝天,个个同学都像打了鸡血。一个男同学在大声演讲,大概的意思是李同学单独请我去电影院看电影了。看场电影在现在来是很平常的,在那个年代,那还得了啊。男女单独看电影是最敏感的话题了,那就是向世人宣布恋情了。那男同学讲的那叫一个起劲啊!教室里传来一阵阵的怪叫声一阵阵的嚷笑声。他还说了,有一天他听别班的人说,我天天收到很多情书,信件特别多。(信件多是真的,我很喜欢瞎写写东西,那时候我有很多笔友。这里我要感谢陈老师,要不是他让我做委天天去拿信件,这么多的书信还不知道要生出多少故事呢?)

      我站在教室外静静的听他说完 ,直接进教室走到“演讲”的那个男生桌旁,我一句话没说,盯着他看了足足两分钟,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教室里一片唏嘘声,然后骤然安静下来。第二天我才听说,李同学早就请假回家了。

      这个事情过后,我成了“名人”。外班的男生也掺和进来。我记得我毕业后分配到一个学校,一个我不认识的外班男生也分配在这个学校,他一看见我就说:“‘武装带’啊,你也在这个学校啊?”我有点莫名其妙。再三问了之后才知道,这是外班男生给我起的“雅号”。(我真的是“谢谢”他们了。)

      原来,那个时候夏天女同学上身衣服一般穿三层,最里面是“抹胸”(收紧乳房的),然后穿一件背心,再穿衬衫。我家一直住在小街上,比较新潮,里面只穿(当时穿的人很少),外面直接穿衬衫,这在当时来说是有点突出的。因为颇似“武装带”,这个标志就成就了我的“雅号”了。

      那天晚上的事,增加了男生宿舍里的谈资,这个事情越传越玄乎。既然成了“名人”,也就有了“名人效应”,之后发生的两件事让我一生难忘。

      那时我们学校有一个特殊的群体——“民师班”,有一天一个自称民师班的学生给我写了一封洋洋洒洒的情书,约我星期六晚上去学校西边的大桥南首见面。平生第一次收到这样的情书我有点不知所措,还好我的同桌正在谈恋爱,我就把情书给她看了,她也许有点经验,很老道地说:“没关系,我陪你去。”

      晚上八点多,我们班六个女生都去了,但她们都不知道我的事,六个人嘻嘻哈哈的。可能是因为人多,我们也没看见有人在那里。回来的路上,我和同桌发现有一个男生一直在旁边注视着我们,我想大概就是他了。我人生的第一次约会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没有了。以后还收到很多类似这样的情书,我都冷处理了。

      又是一个周末,我的一个要好的发小(男的)去学校看我。我怕其他同学看到又会说什么,就让他在我宿舍等我。那时候不像现在,根本不知道请他出去吃饭。正好有一女同学回家了,我就把两份饭菜拿到宿舍吃,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慌乱,走半路上把盛菜的钵子底朝天掉在地上,那时真的是一脸的悲催啊:人家来学校看我,连一顿饭都没有,这怎么好呢?

      正在这时,有一个外班的男生经过我身边,看到我的狼狈像,笑着把他的那份菜给我,拾起我掉在地上的钵子,一边走还一边说:“没事没事。”他就在我的一脸茫然中走了,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的姓名,但几十年过去了,那个一脸友善,真诚模样的同学一直铭刻我的心里,每每想起心里特别温暖。这是不是“名人效应”呢?(笑!)

      几天前同学聚会又谈起了我的“恋爱史”,我还是在申诉和辩解,但总有越描越黑的感觉。当年的李同学毕业后一直杳无音讯,我不知道这段“被恋爱”史,李同学有何感想?

      这些年我一直在想,时光如若可以倒流,岁月如若可以重新来过,我一定轰轰烈烈的谈一次恋爱,一定不会“被恋爱”,也不枉我青春一回。(笑!)

      我想对同学们说:“时光如水,总是无言,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一个名字就是一份记忆,一个微笑就是一片葱茏。人生就是一场单程旅行,永远买不到回程票;青春可以随意书写,但永远是一本合不上的书;爱情不是,也永远收不回赌注。晴川万里,红豆长相忆,扦扦红尘,珍惜宿命的安排,难忘我们相遇、相识、相知。青春已逝,岁月静好。那年那月那点事,若能引领你回忆如歌的岁月,那我这篇拙作,目的就达到了。